Thomas and Edward

關於部落格

Thomas 1號哥哥,Edward 2號弟弟。



  • 1716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●台大兒醫生產紀錄(3)●住院的日子

手術完畢後從恢復室回到病房,已經沒有單人房,醫院說先住雙人房、再後補單人房的床位。隔壁床是動婦科手術的病人,和我同時入院;我也不需要母嬰同室,所以和其他有嬰兒的病房比起來,我住的這間反而特別安靜。(最後一直住到出院都沒有換單人)

老實說當時我的心情很奇怪,
我因為還不能下床,所以除了產臺上見了他一面之外,每天定時(早中晚三次)的探視孩子都是老公到加護病房去,覺得很擔心,又不知道該擔心什麼。老公告訴我,2號體重足不用保溫箱(2560g,低於2000才須住保溫箱),但因為無法自行呼吸,戴著呼吸器,由儀器監測他的血氧濃度、心跳......

我沒有哭,一直都沒有。(生1號時我很常哭,還哭很慘!)

或許是因為沒有親眼見到,所以沒辦法想像;或許是我已經是一個媽媽了,累積了三年的經驗值讓我十分樂觀,相信我的孩子一定可以撐過去!我告訴自己,現在唯一能為他做的,就是好好照顧自己、多吃營養的東西、多休息,把住院的七天當成月子中心,變成一個更強的媽媽,彌補他不在我身邊的時間。

第一天(也就是7/30手術結束的當天)最難熬,不能下床也不能進食,白天還好,大部分時間看看電視轉移注意力,那時正好蘇拉颱風形成,新聞播的幾乎都是颱風消息。怕颱風變強跟
爸媽說晚點再來沒關係,但他們還是從彰化搭高鐵趕來,只為了來看我、待幾個小時又趕回去。(這就是父母心啊!)

另外每三個小時要記得按摩乳房,試著擠擠看有沒有初乳,因為沒有寶寶在身邊直接刺激,集乳的工作完全不能偷懶,畢竟他是早產而更需要母乳補充營養。第一天下午兩點,好不容易用手擠了快一小時才擠出這8CC,結果因為帶了血絲沒辦法給寶寶喝(早產兒怕感染)

  

到了睡前開始忍不住
胡思亂想,擔心會不會在我睡著的時候突然電話響(加護病房那邊有什麼狀況會打內線)就拿出從孕期時就一直帶在身邊的那本普門品拿出來安定自己的心,不停地唸直到睡著為止

晚上睡的很不安穩,隔壁病房有個孩子一直在哭,可能是哄不停、帶出來在病房外面走來走去,一聽到孩子的哭聲,子宮就會開始劇烈的痛(麻醉藥對這種痛根本沒用!!);因為是第二次剖腹的關係,之前醫生就有說組織癒合的過程會比第一次更加痛→他沒騙我!小孩在外面哭、我在裡面也痛到哭~(可恨哭的又不是我的小孩!一邊哭一邊還不禁感嘆起人體的奧妙有夠矛盾)



第二天(7/31)公婆帶1號來看我,看到他的時候我突然想起「對吼,我還有一個小孩!」,可能是因為一時間要面對的事情太多,心思也一直放在2號身上的緣故。老公和公婆去加護病房探視2號(六歲以下不能進加護),留著1號和我獨自在病房,
他坐在床邊問「媽媽痛不痛」,我說現在不痛了,然後他就像沒事一樣在病房裡跑來跑去。

1號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,即使才不到四歲,就知道怎麼掩藏自己的情緒;三年來1號第一次面對沒有媽媽在身邊的日子,他必須學會堅強,就連說再見的時候也沒有哭著說要留下來。(但他走了以後我有偷偷眼眶紅)

這天我開始試著自己坐起來,護士叫我不要勉強,但經歷過第一次手術,我知道能夠儘早活動,對術後的復元會更有幫助。我想快點好起來,只要可以下床,我就可以到樓上去看2號;即使移動時拉扯傷口很痛,但想到孩子在加護病房裡努力的呼吸,這麼一點皮肉痛又算的了什麼~



第三天
(8/1),白天我開始練習下床,第一次下床的時候,感覺所有的器官都在往下墜;到了傍晚,已經可以推著輔助器從床邊走到廁所再走回來。原本我有裝自控按壓式的麻醉器(覺得痛就按一下)麻醉也有可能影響到腸胃蠕動,所以如果能忍的住痛我就盡量不按,漸漸也覺得好像不那麼痛了(麻痺?),乾脆請醫生提早拆掉。

晚上同事來探望我的時候,都說我恢復的很好;剛好李醫師來巡房,看到我站在床邊跟大家說說笑笑也嚇了一跳,叫我盡量要多躺著休息(明明第一胎時叫我要多活動耶...)

老公照三餐去看2號再轉述病情給我聽,依然需要戴著呼吸器才行,有試著拔掉讓他練習呼吸,但很快血氧濃度就會掉下來,不過沒有什麼其他別的問題出現,而且已經可以開始餵食母奶了喔~用滴管餵5CC!!(我的母奶量已經到3小時擠50CC,非常夠喝!)





第四天早上(8/2,蘇花颱風登陸,老公陪產假結束了,但多賺一天颱風假),我已經可以不用輔助器走幾步路了,
加上有活動的關係,很順利排氣,排氣後就可以拔掉尿袋,也可以開始進食了。

終於晚上的探視時間,老公推我坐輪椅上10樓,要和2號正式見面了~!

我住在8樓,2號住在10樓,兩層樓的距離,我花了整整四天才走到

電梯到了10樓,有一道厚厚的管制鐵門,就像電視裡演的那樣,門口寫著:嬰兒加護及中重度病房除了我們,還有好多父母也在那裡等著那道鐵門開啟,他們的孩子也住在裡面,不知道為什麼這讓我比較不覺得孤單。

突然我覺得好緊張,看著旁邊佈告欄裡張貼床位的名單,老公指給我看2號的床位,上面的名字寫著:「OOO(就是我)之男。」其實當時名字已經決定好了,我問老公要不要請醫院幫忙寫上他的名字,老公說,反正很快就要出院了,不用那麼麻煩改來改去。(對啊,寫上名字好像表示要長住在這裡,不要寫不要寫)

鐵門開了,左手邊是新生兒加護病房,右手邊是新生兒中重度病房,我們往右邊走
(接下來幾天我一直祈禱能夠往左邊走,那代表情況好轉,可以觀察準備出院),映入眼簾的是左右兩排的保溫箱,我急急用眼神掃射哪一個才是我的寶寶...非常非常明顯,因為他是唯一沒在保溫箱裡、躺在小床上的那一個。

護士小姐說:「馬麻來看你了~」



我從輪椅起來坐在小床邊的椅子上,看著他沉默了半餉說不出話。

小小的身體接著好多看起來冰冰冷冷的儀器,我以為我會像電視劇裡那樣流淚,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心疼但更多的是一種喜悅,我笑著對他說:

媽咪來看你了喔~

本來他在睡覺,聽見我的聲音竟然開始哭了起來~這是心靈感應嗎?(哈哈說不定他只是在抗議我太吵了)

護士小姐問我恢復的怎麼樣,如果可以的話要不要抱抱寶寶。(醫院規定只有爸爸媽媽可以抱小孩) 

老公跟我說,他來看了好多次都沒有抱過(他說他不敢抱),所以
是第一個抱的人耶~!! 好奇怪喔,我一抱他就不哭了~ 我和老公就這樣說說笑笑,一直到探視時間結束,才依依不捨的回自己的病房。

 


第五天(8/3),老公要回去公司上班,晚上才能過來,我因為恢復的狀況不錯、加上風雨也還很大,所以請婆婆不用到醫院照顧我。

這天下午我自己走到10樓,護士小姐請我等會兒,值班的醫生要過來說明一下寶寶目前的病情。我心中有一點點不安,因為這是第一次跟醫生打照面,而且是醫生主動要求的,表示病情可能有一點變化。

約莫10分鐘,值班醫師來了,是個很年輕的男醫師。他簡單說明了檢查報告出來的情況,大意是他們覺得2號各方面器官都很正常,但卻一直不能脫離呼吸器自主呼吸,懷疑可能是肺部的細菌感染,不過細菌培養(第一天就有採樣,但培養過程需要三到四天)的結果發現沒有感染;後來照了第二次的肺部X光,主治醫師看到有氣胸的現象,也就是肺部破了一個很小很小的洞(因為太小了,所以第一次照的時候沒有發現)。

肺破了一個洞?!天哪聽起來好嚴重喔~其實
我真的被嚇到了,但還是裝鎮靜的問接下來要怎麼治療。

醫生說觀察就是目前最好的治療。因為破的洞很小,通常人體會自行修補,只要觀察心跳和血氧濃度,如果接下來幾天的數值是往正常的方向走,那就表示情況好轉;如果不如預期地是往下走,那就可能考慮比較積極的手術治療。

也就是說,只能等

我看了看寶寶,看了看加護病房的週遭,現在我站的地方幾乎可以說是全國最頂尖的醫院,這裡有最好的設備、最好的醫生,但這個孩子接下來的命運是什麼,完全在他自己的手上,也許能夠為他多做的,就只有神。

我開始搜尋關於早產兒的資料,知道國內照護早產兒的醫學技術已經非常先進,像2號這樣接近足月生的孩子,應該有9成以上未來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;但一方面也盤算了那個「萬一」,就連可以向早產兒基金會申請補助的事項都查好了。

剩下的就是為他祈禱,只要一想到就把普門品拿出來唸,只能說我把希望都放在觀世音菩薩身上了......



第六天
(8/4)

我先出院回家了。

2號的血氧濃度穩定很多,護士小姐說狀況越來越穩定了,讓醫生評估看看說不定很快就可以轉觀察室;不愧是我的孩子! 他一定挺的過來~

沒想到出院前就接到2號從加護轉到觀察室的通知!!真的好開心~



第七(8/5)

第一次在觀察室看到他沒有戴豬鼻子的樣子,終於把所有的管子都拔掉自己呼吸了~(還是在睡覺XD)

護士小姐問我要不要試著親餵,我可是擁有乳人三年經驗值耶~當然沒問題!!但還是有些緊張,畢竟2號從出生以來就是喝奶瓶,不知道會不會產生混淆??

在觀察室的一個小角落,2號整個貼在我身上,輕聲哄著他「要喝ㄋㄟㄋㄟ嚕~」他一下子就找到ㄋㄟㄋㄟ在哪裡,毫不遲疑大口吸了起來~難道這就是生物的本能嗎?

  



第八天(8/6)

比我想像中的快,一早醫院就電話通知中午十二點半可以去接他。老公要上班,我、公婆和1號全都總動員去迎接這個家庭的小小新成員!

我們到的時候2號還在做新生兒聽力檢查(重點是:左耳的篩檢沒過喔!這又可以寫上一篇文了),護士小姐對我們做了出院的衛教後,總算可以回家了~



 


後記:

那個出院時手指頭瘦的像火柴棒一樣的小北鼻,現在已經是快滿一歲四個月、會大聲叫媽媽、正在搖搖晃晃快要會走路的小孩了。

很愛吃、很健康,長的很高(>90%),本來很擔心肺,但得過幾次小感冒,好像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。

生命真的是一件神奇又有趣的事~!!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